热门搜索:

能实现愿望她们不但会包围你还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

时间:2018-12-22 16:04 文章来源:互联网

拉壮丁拉进来的新兵心态不怎么难猜,欠缺归属意识的农民对贵族热衷嘴炮的【荣誉战死】实在是兴趣欠奉,谁战败、谁战胜——他们压根不关心,换个领主又怎么样?一样要交税纳贡,无非换个收租子的对象罢了,日子一样还是苦日子。
 
    洞悉麻木老实、逆来顺受的农民心态,与骑士交谈之际,【不会虐待人类】、【待遇可观】、【有能力者得到重用】等等让人浮想联翩的重要信息一并释放出去,嗅到【利益】无可抵挡的芳香,快速肥大化的自私两三下吞掉了少得可怜的羞耻心。
 
    掌握大家生死,可能给他们好处的黑发少年;
 
    拖着大家一起下地狱的传奇骑士;
 
    ——会选哪一个一目了然。
 
    谁能给他们更多好处,他们便奉谁为主——大众政治之核心便是如此,通过各种允诺与福利刺激来讨好、操控愚昧无知、鲜廉寡耻的国民,再挂上【选举】的招牌——名曰【民主】的选票买卖戏码基本成型。
 
    从来不会坦承自己愚蠢短视,也不承认高福利给国家经济带来何其沉重负担的民众,乐于操纵、同时也将国家破产的责任推给愚民的政客,贯穿维系两者的是名为【利益】的缆绳,比起如泡沫般自我幻灭,名为【感情】的化学反应。脆弱如玻璃的【利益结合】要远来的确实有效……
 
    见识到连不可一世的伯爵亦如虫蚁般一击粉碎的强大力量,现在给对战争结果不抱任何希望与信心的他们一点能够充分遐想美好未来的空头支票,这些人就会乖乖落入掌握,按照预定计划,在阿让托拉通攻略作战的最终阶段发挥出相应的作用。
 
    在此之前,加上一道保险锁是稳妥的做法。
 
    用这个无法延揽的骑士成为背叛人类阵营者们的投名状,把所有参与背叛杀害骑士之人都贴上【共犯】的原罪标签正是最佳的保险锁。
 
    只差一点点,还差最后的临门一脚就……
 
    “真看不下去,那种样子。”
 
    被敌视团团包围的骑士发出堂堂的评论,意想之外的,不被权术财富浸染的清澈棕眼未去责难大众的无情无常,只是将惋惜的目光留驻李林脸上。
 
    “你觉得自己这样子算是成熟的样子吗?孩子。”
 
    劝降抑或转移注意力?拟定出37套预案,李林对持长辈失望口吻的男子回以空虚的叹息。
 
    “无所谓成熟不成熟,背负上某些东西,发现错误、幼稚,然后做出改正是成年人的特权。”
 
    “其中不包括变得厚颜无耻!臭屁小鬼!!”
 
    痛心堕落空虚的微笑面具般,骑士低沉的怒吼起来。
 
    盔甲凹凸不平,血和脓从缝隙中渗出,血渍、尘土、烟灰染得看不出原本蓝色的褴褛披风被强风扯得猎猎作响,犹若失望、犹若斥责的豪迈声音让身后的人群不禁向后退开。
 
    “我为什么要向你这样的家伙投降呢?因为财富吗?因为名誉吗?因为地位吗?当我【不再是我自己】的时候,这些东西再多又有什么用?!在向你低头的那一霎那,我身为骑士的骄傲和信念也会一并死掉。死是谁也回避不了的结局,但与其不再是以自己的形式活着,我希望至少以【我】的形态走完一生,而不是临死前用悔恨来写墓志铭!!”
 
    【你不是我的王】——骑士愤怒地、坚毅的声音之中,有着如此不留情面的所指。
 
    “明白了……”
 
    出离一切感情,空洞空虚,如同阴天的夜空般深沉调门做出了最后的结语。
 
    “还有遗言么?”
 
    全无一丝杀气的红瞳映出被强壮手臂死死拦住的侍童样貌,事务性的口吻比老练的刽子手更熟练。
 
    战争用人造生命,通过人类之手制作出来的精致兵器,其绝对合理、绝对理性的红色眼睛不会流血,也不会落泪。
 
    在那对瞳面前,万物乃是平等的。
 
    %%%%%%%%%%%%%%%%%%%%
 
    解说小剧场时间
 
    布伦希尔:皮埃尔骑士到最后始终都是一位骑士啊,很希望读者们对他有感言评价呢,对了,能说明一下何为急性谵妄吗?
 
    李林:谵妄是一种以兴奋性增高为主的高级神经中枢急性活动失调状态,临床主要表现为意识模糊、定向力丧失、感觉错乱、躁动不安、语言杂乱。因急性起病、病程短暂、病情发展迅速,故又称为急性脑综合征。
 
    布伦希尔:原来如此,伯爵就是典型的胡乱使用药物导致急性谵妄发作呢,还有,书友对李林大人您力量过强感到担心,觉得可能会出现龙x天化的状况呢。
 
    李林:其实不必担心,就快要出现能够和我争夺主角地位的家伙了。尽管武力方面我可能是最强的,但人类从来不是依靠武力来解决一切问题的物种。小看他们可是会吃大亏的?
 
    布伦希尔:某非是传说中的真.cp?请解释一下?!!(满脸杀气)
 
    李林:珍爱生命,远离剧透!!
------------
 
32.我们来了(一)
 
    新的一周开始了,感谢诸位书友对本书的支持,希望大家踊跃投票支持本书!扶持本书!帮助本书冲榜!今天还是大章节。欢迎书友们对本书发表书评和提问!我一定会给加精!从今天开始将出现猜题环节,猜对了的书友不但加精,还有分拿哦!谢谢大家!!
 
    %%%%%%%%%%%%%%
 
    阿让托拉通城正被一种不可思议的气氛覆盖。
 
    城中的居民与外来者们都对现状抱持不同程度难以理解的疑惑,只是出于恐惧、担忧、迷茫等等各种各样的顾虑才没有将疑问脱口而出。
 
    想得到答案却顾虑难测的后果及附带效应,来来往往的平静面孔下尽是患得患失的忧虑。
 
    不分庶民、骑士;人类、精灵;占领者与被占领者胸中装填的那个疑问是一致的。
 
    ――【现在究竟是什么状况?还要持续多久?】
 
    “不流血的占领是很好没错啦,如果那些家伙端正一下态度的话,我的心情也不会像现在这么别扭了。”
 
    申根按住刀柄,小声发着牢骚。提尔回过脸,警告的脸色让好战分子立即将没唠叨完的抱怨咽下肚子,嘴角抽了一下,面无表情的继续带着情绪不佳的部下们踩着节拍一致的步点巡视起城墙,在他们的右手边是阿让托拉通空无一人、废墟般的街景。左手则是全副武装、如同会走路铁炉一般的骑士,圣堂骑士们头盔下一张张颦蹙着的脸将恶劣心情与所想全部展现出来。
 
    ――【都是你们害的,都是你们的错。】
 
    不费力气就能读懂骑士们毫不遮掩的想法,精灵们的心情也随之变得糟糕起来。
 
    实际上,就他们而言,没有比这种推卸责任连带立场错位更令他们火大的想法了。
 
    以受害者自居,忽略长期以来人类对精灵一族的种种迫害,对这次挑起战火的责任全部在人类一方避而不谈,不虐待俘虏、不骚扰住民的克制也视而不见。只是冷冷的、带着一点蔑视的看着尖耳朵不速之客。
 
    还好,现在掌握局势主动权的是精灵。要是让人类们赢了不知道还有什么更糟糕的事情等着他们,想象了一下那种后果之后,精灵们的火气才稍稍压抑下去了一些。
 
    但骑士们无疑应该尽快纠正他们那种无益于双方和平相处的态度,否则和平占领的阿让托拉通城不知什么时候在紧张对峙中发生什么意外,一点小小的火星都能一口气扩大为全面冲突,把这座安静的小城变作一座街垒遍地的巷战地狱。精灵们很乐意当事态演变成那般田地时,实践一下如何用炸药拆房子、把街区变成雷场等等课本知识。
 
    精灵小伙子们的精力和郁闷指数已经累积到见着石头都想炸掉的危险程度,这不是什么好现象,预定中的据点、领地、采邑变成一片废墟的情景一点都无法带来畅快的感觉。弄不好还会把其他地方的人类军队给吸引过来,那可一点都不有趣。
 
    “总算,我们是赢了。我还真是期待庆祝大会呢。”
 
    转换气氛的是沃尔夫.魏斯(www.13800100.com),13岁,上等兵军衔,剃着少见的板寸小平头,一脸开心坏笑的样子把孩子气全暴露了出来。
 
    “庆祝会耶!大家围着枞树和篝火堆跳舞实在是太完美了!”
 
    “那是丰收祭啦,不过今年大丰收,提早搞一下也没差啦。”
 
    申根挂着拿小鬼没辙的无奈表情,不过从苦笑中也可窥见同样对庆祝会的期待。
 
    庆祝胜利,庆祝丰收,庆祝没有一位同胞在今年丢掉性命,庆祝全族终于遇见了合格的领袖。
 
    ――要庆祝的事情有么多,都是令精灵们欢呼雀跃、难以按捺内心激动的好事。几个最老成稳重的大叔打开了地窖,正把他们宝贝了许多年、只供治疗重伤员和祭祀典礼上才使用的的纯酿葡萄酒运送到阿让拖拉通来,姑娘们正在抓紧每一秒钟裁剪制造新衣服。
 
    “真羡慕,女生们都嚷嚷着要找李林阁下跳舞。我也想被女孩子包围啊,哪怕一次也好。”
 
    “你钻进女子浴室就能实现愿望,她们不但会包围你,还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直至生命终点,记得到时候写感想告诉我们被女生追是什么滋味。”
 
    申根坏心眼的吐槽
 
    被训练成为反射本能一部分的身体立即作出反应,靠腿、立正、敬礼。嘻嘻哈哈的少年们立即成为军校生,爱较真的四级军士长还礼后带着队伍继续他的巡逻任务。
 
    人类骑士懒散的摸样,讥讽的偷笑都未脱离以细心认真著称的提尔感知范围,将种种会引发激烈摩擦的情绪从脑子里清除,眼角下意识的瞥了一眼整座城镇之中尤为显眼的伯爵府邸――充当谈判会所的奢华大宅正是决定眼下混沌不清的情势终将走向何方的关键之所。
 
    【那位阁下打算如何处置这座城市和居民呢?】
 
    带着百思不得其解的难题,提尔握刀把的手又攥紧几分。
 
    ############
 
    布伦希尔努力控制住自己的表情肌,竭尽全力不让内心受到震撼而波动的情绪流露出来。
 
    由于勉强的尝试太过明显,拙劣伪装下的真实想法自然表露无遗、昭然若揭。
 
    实际上,布伦希尔和普通乡下女孩出入高级会所的表现是差不多的。
 
    激动、兴奋、惶恐、拘谨……
 
    盯着那双局促不知该摆放到何处的柔荑,卡佩勒主教和会所里生理功能正常的官僚一样露出一个暧昧的微笑。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