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难以回应的结巴单词顺着冷澈的汗水从埃米尔族长难看的表情上落下

时间:2018-12-22 15:42 文章来源:互联网

列兵弗里茨紧抓住固定身躯不至摔落的安全索,粗大的绳索勒的有些难受,被防寒衣严密包装成烟熏火腿一般的侦察兵向他的长官复诵。
 
    【隔音结界】让声音不会传出效果范围之外,即使大喊大叫也不担心会被不该听到的家伙听见,下士贝尔裹在厚厚耳罩下的尖耳朵在几乎快被冻掉的寒风中清楚听见了震耳欲聋的嚷嚷。
 
    “加上狮鹫50骑,接近900。”
 
    可伸缩的单筒望远镜收入皮草大衣内,嘴里呵出的白色气雾转眼被4000公尺高的寒风刮得无影无踪,和地面保持60度夹角的倾斜姿势随着黑龙躯体重回水平状态一并扶正。
 
    安坐龙背上所见的风景从绘上蚁群般的活动线条、浮游苍蝇似的小点的黄绿交错大地切换到常态,紧密契合的黑色鳞片、平伸的肉翼覆膜、尖锐的犄角为主题,广阔无限到地面居民的思维随之放大的苍空之境填满了视野。
 
    脱离凡俗纷扰的景致固然壮阔美丽,用危险种厚实毛皮裹紧身体的精灵乘客们只顾着任务和防止自己被冻死,完全没有欣赏奇景的那种余裕悠闲。
 
    战争在即的高度紧张下,参与其中者很少会享受到那种奢侈,防守的精灵一方尤为如此。
 
    “移动速度约每小时7公里,照这个速度,他们在天黑之前能到达……多拉4(www.13800100.com)区域,尼德霍格大人,请呈报总指挥阁下。”
 
    贝尔夹杂牙齿上下撞击的哆嗦话语过后,有管状长角的隆起起伏了几下,依托玛那的万能之力翱翔大气的黑龙开始和远方发起联络。
 
    龙额上紧贴着的柱状晶体闪亮起来,悖逆魔法理论的力量正协助尼德霍格与其御主产生思维的联系,收集到的情报立即为后方所共享。
 
    “900……将近900的军队……”
 
    透过防风镜俯瞰下方像不同色彩的肉块拼接出来的毛虫般蠕动的人类队列,从未见过比全村居民数量多出数倍的人类聚集一处统一行动的11岁列兵咽下唾液,耳边呼啸的凌冽寒风也掩盖不了清晰的【咕咚】声。
 
    “紧张了吗?小子!”
 
    “才……才没有!!”
 
    朝坏心眼长官挑衅言辞做出慌张忿怒的反击,弗里茨的语调微微透出高度紧绷的气息。
 
    “第一次看见那么多的人类,那个……有点乱。”
 
    “哦,那是正常反应啊,小子。没有谁看见900匹穿铠甲的畜牲奔向自己家还没任何反应的。”
 
    下士的开解之中带着莫名的尖锐,但是提起人类的军队,又有那个精灵会给与正面的评价?
 
    “老实说,本来我也有吓到哦,900头猪宰起来也能把大伙累死啊,可是这次……恐怕谁都没表现的机会了。”
 
    “呃?”
 
    列兵发出狐疑的声音,参与过第一次黑市游览的年轻下士在防寒面罩下的唇抿出别有它意的笑容。
 
    “就是全村今天都是观众,主演只有那一位的意思啦!”
 
    %%%%%%%%%%%%%
 
    小剧场时间
 
    布伦希尔:一直以来都没有人类嘉宾,让读者们困扰了呢。
 
    李林:今天特别邀请让.洛克骑士侍童为我们做下期预告,声音在片头视频op之后的预告部分。
 
    洛克:终于掌握精灵基地的人类终于发起了总攻击!自我们的面前突然出现黑发的人形ms!仅以一机就空手拆毁三架高达的家伙――是王牌!接二连三被干掉的伙伴们,还有,我――会死吗?
 
    李林:啊,赢了。
 
    洛克:次回!震动之山!
 
    李林:弥天大雾!你小子其实是想cos一把岳父斩杀吧!
------------
 
30.冲突之山(二)
 
    本回的bgm,希望各位喜欢!
 
    [sp=www.13800100.com/refer/9eypecr5avqbivbl/v.swf]
 
    %%%%%%%%%%%
 
    感谢书友帮助投票稳住了周推第四的位置,我会继续努力码字让故事更为精彩,也请大家继续投出手中的推荐票,帮助本书更进一步!谢谢!
 
    %%%%%%%%%%%
 
    【和平】是一种正面的理想状态以及理念,大多数智慧种都会宣扬自己【喜好和平】的论调。
 
    只不过真正将之视为最高准则不可侵犯的永远只有极少数派的理想主义者,他们比蚊子叫还轻微的声音从来没有改变所谓【和平】其实是变相的【停战】这个事实。
 
    精灵这边也一样。
 
    或者说,颠沛流离的生活让他们更加现实了。
 
    生活水平的提高会削弱过惯苦日子村民的战斗热情,毕竟关注赚钱更快、更安全的生活是智慧生物趋利天性的体现,对此指责或者用严苛的教条主义扭曲生活诉求只能在一定时间内存在效果,放大至整个种群或者长期压抑就会触发危险的反作用。
 
    因此【敌人】和【战争】作为调整国民情绪、促进内部凝聚力、军备增长合理化、为军队谋求话语权等等诸多问题提供了解决之道,实在是不可或缺的宝贵素材。
 
    “人类们干得很不错呐。”
 
    犹如致意般举起不存在的啤酒杯,对不自觉的完成他定下的各项战略指标的人群,李林送出了感谢的嗤笑。
 
    身后的村民们被调皮的表演逗乐了,尽管知道敌军数量众多、装备齐全,编制中还有曾经令无数神射手难以瞑目饮恨而终的狮鹫骑士和魔法师,主帅丝毫不以为意的做派还是多少令他们放松。
 
    “也只有他胆那么肥,换了我……八成找棵树拉裤头了。”
 
    对黑头发主帅的淡定,托儿露出敬服的微笑。赞叹中不当、不雅的部分被年轻辈淳朴的感佩共鸣彻底压倒。
 
    身处压倒性的兵力差距下依然保持冷静的统帅万中无一;
 
    绝境中微笑着等待敌军到来的指挥官在传奇中才能见到;
 
    超越两者之上,放出豪言将对手击败的主帅即便不是绝后,那也只能划归【空前】之列。
 
    “今天之后,阿让托拉通伯爵的军队将不复存在。”
 
    红瞳中映衬出摆在简易折叠行军桌上的地图,绘满红蓝铅笔标注箭头的图纸犹如大大小小的伤口淤青,看着用手中的两色铅笔就能征服的狭小世界,云彩般淡然优雅的笑容慢慢说着:
 
    “对方的底牌,出牌路数已经全部知道了,我也差不多该让这场无聊的游戏落幕,让人类们好好做一场尼福尔海姆的噩梦吧。”
 
    “您打算亲自出击吗?”
 
    激动的老族长蹙紧眉头,问话中少有地用上了敬语――对着一个年龄只能做他孙女婿的非精灵。
 
    曾经存在的对非精灵的极度恶劣映像,拼死地顽固抗拒李林带来的变革――这些过去不再重要。此刻埃米尔族长的眼中让精灵一族摆脱从世界舞台上黯然消失的命运、实现一族复兴的希望和契机只能是黑头发的未知种族少年。
 
    不是【之一】,只会是【唯一的】。
 
    李林身上不能出现任何问题,让这个关系到全族复兴大计根本的指挥官亲临作战无疑很不理智,更何况兴致大发的他打算单挑900人类。
 
    疯狂。
 
    彻底的疯狂。
 
    “以现在的战力击退人类的侵略毫无问题,根本犯不上承担失去主帅的风险。”
 
    不妥协、不退让,老精灵的气势和犟脾气比人类的军队更强硬难缠。
 
    从他的尸体上跨过去……这想法肯定不行。不怎么年轻的精灵们和老族长想法大多一致,从某些角度来看,这种想法也不是没道理。
 
    【给侵入山谷的家伙一次永生难忘的教训。】――现阶段已不再停留于宣传口号层面,几个月的时间积累下来的各种新式武器和能把精灵们逼疯的【月月火水木金金】式高强度训练为豪言提供了最为坚实的现实基础与资本。
 
    打败侵入者神马的毫无压力。
 
    精灵们对自己年轻的军队充满了信心。
 
    “我可没打算消灭他们,不过是打算俘虏他们罢了。”
 
    不等从错愕中转换出其他表情模式或者酝酿出抓狂的吐槽,精灵们听见捋过额前碎发的少年丢下一句让他们心脏差点停摆的话来。
 
    “部队进入二级战备,准备攻略阿让托拉通。”
 
    “这……我从来没听过这个事情!太乱来了!!!”
 
    一直延伸至脖子根的通红脸色表达出老族长激动的心情,难以自制的愤怒正在快速膨胀活性化。
 
    不管是蓄谋已久还是突发奇想,统领一族的埃米尔绝不容许这种荒谬行为。
 
    【必须阻止他!】
 
    责任感驱动老族长朝李林迈出步伐,抱着死谏决心的脚步在迈出一步后停止了。
 
    “这是干什么!布伦希尔!”
 
    “请恕我无礼,爷爷……但至少请您看完总指挥阁下的战斗,尼福尔海姆每个精灵都有权利和义务看清楚这场战斗。”
 
    独有的女性柔和混搭入钢铁般的坚毅,似曾相识的倔强表情几乎逼退性格颇多相似的祖父。
 
    悉悉索索的脚步响起,,年轻精灵的面孔矗立于族长的对面、各自父母长辈的对面。
 
    “你!你!你!你……你们!!”
 
    一张张看着长大的陌生面孔对立于老一辈,接受新思维,见识过宏大外界一角的新生代做出了选择。
 
    不是单纯叛逆期的缘故,也不是一时头脑发热冲动。
 
    “我们不是离经叛道之辈。”
 
    提尔扶住腰间的刀把,语气森然冷静。
 
    “精灵也好,非精灵也好。”
 
    褪去单纯憨厚,托尔不打算退后一毫米的严肃令空气也为之凝固。
 
    “现在,吾辈一族需要的是一位能带领全族摆脱悲惨黑暗的领袖,李林阁下来到尼福尔海姆后的所为,大家已经见证至今了。”
 
    搅动空
 
    侍奉一介无法探究真面目的少年为王?
 
    大半年来搁置在角落抗拒思考的问题再也不能回避,年轻精灵们在一族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向长辈们摊牌了。
 
    不留余地,不留盘算机会的发难。
 
    政治棋盘上,白方的国王被将死了。
 
    “这个……我……”
 
    紧紧攥住的拐杖细微晃动,难以回应的结巴单词顺着冷澈的汗水从埃米尔族长难看的表情上落下。
 
    老族长更希望神秘种族少年一直扮演有影响力的军师角色,让外族掌控一族命运这种事情对一个作风保守的老精灵而言,始终是个难以接受的事情。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