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最终都会消失好比没有不会枯竭的甘泉没有不会熄灭的火苗

时间:2018-12-22 15:46 文章来源:互联网

 
    没想到摊牌会这么早,更没想到年轻一代居然毫无阻隔的接受了神秘种族,一致推举他坐上至高的座位。
 
    未能推算事态的演变的族长赫然发现,他被逼到了无可再退的墙角。
 
    “捍卫传统无疑是拥有经验阅历长者的责任义务,决定一族命运的关键时刻。要求您做出为难的事情无疑失礼之极,所以在下并不要求您这样值得尊敬的老者做为难的事情,只是希望大家一起见证这一战,由全体尼福尔海姆的精灵们自己做出决断,不论结果如何,族群不会也不应分裂对立,大家依然是同心协力的一个整体。”
 
    亲切、随和、淡定……云淡风轻的浅笑正对着老族长,微微歪斜的笑颜让受众丝毫无法将之与抢班夺权的勾当联系在一起。
 
    权力不是靠祀予得来的。
 
    从来都是谋取过来的。
 
    看看为李林马首是瞻的新生代,再瞟瞟身后认同、困惑、担忧、反感――缺乏一致意向的中生代。
 
    【风向变了么――】
 
    空虚的顿悟转瞬抽走了老族长的力气,顽固、倔强――似乎永不转变的思维在察觉到自己和世代交替步伐脱节的那一刻土崩瓦解。
 
    “好吧……”
 
    总显得有些佝偻的脊背卸去重担般挺直,凸显风骨的苍老容颜从岁月凿刻的每一条划痕下透出前所未有的清新。
 
    “我们来见证吧,王的资格之战。世界和母神是否赋予这未知种族开启时代门扉的资质?我们究竟将走向怎样的未来?用我们的双眼去见证吧。”
 
    妥协了。
 
    埃米尔族长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如解脱般轻松,身后松懈下来的呼吸私语在老精灵心中翻起诸味陈杂的涟漪,随即翻腾的心境又像静溢湖水般平伏下来。
 
    少年展开异样的翼,奔向战场的背影在瞳孔上渐渐变小,似乎融入了天空,不留任何痕迹。
 
    那种事情和他没关系,再也不用他操心了。
 
    %%%%%%%%%%%%
 
    小剧场时间
 
    布伦希尔:埃米尔爷爷很失落呢。
 
    李林:虽然很抱歉,但这一步迟早是会到来的,比起纠缠不清或者演变成血腥的肃清这样更好呢。
 
    布伦希尔:接下来终于要和人类军队正面接战了呢。
 
    李林:一直在考虑是不是该大喊一声【尼福尔海姆啊,我回来了!】,然后种上一朵香菇呢?
 
    布伦希尔:那样的话,大概……读者们会丢番茄和菜刀吧?
------------
 
30.冲突之山(三)
 
    %%%%%%%%%%%%%%%
 
    感谢诸位书友的支持鼓励,没有诸位的认同和帮忙推荐,本书绝无机会爬上周推榜,更遑论仅次于守护之坠、魔王神官和会魔法的骑士之下,在此拜谢诸位书友!希望大家继续砸票,尝试着向更高位置――三江和起点首推冲击!故事也会随着投票的活跃精彩万分下去,兄逮们,砸票啊!!
 
    %%%%%%%%%%%
 
    比受了惊的兔子跑得更快也更具冲击力的前锋传令军马几乎擦到铠甲披风,呼吸眨眼的擦过瞬间,洛克看见那名传令兵的头盔完全歪掉,为脑袋提供保护的防具下面,胡子拉渣的面孔布满惊惧。
 
    有危险种在他后面追吗?
 
    冒着傻气的奇怪疑问从体内窜起,嗅出传令兵卷起的风中带着一股铁器生锈的异味,侍童不禁朝骑兵疾驰来的方向――行军队列的前方伸长脖子张望起来。
 
    闪光。
 
    头顶上的颜色被涂改成单一白色时,冒出的词汇只有这一个。
 
    比闪电更刺眼灼热的光轴将讨伐队上方的天空劈开,吹袭向地面的强风干燥炙热,裹挟异样臭味的温度连嘴里的唾液也蒸干,尘埃塞进鼻孔和口腔,眯起的眼缝里勉强可见云彩消失后空无一物的湛蓝天空。
 
    “镇静!镇静!全都原地站好!!”
 
    脸色苍白的督导军官最大限度撕扯着嗓门咆哮着,剑鞘、鞭子、拳头纷纷招呼在抱着脑袋乱叫乱跑的不长眼蠢货身上。
 
    各种暴力、各种努力取得实际效果之前,军官们所做的一切全部归零。
 
    半空中几个黑点从勉强可以分辨的针眼大小不断增大,直至占据仰望天空者视野后的刹那,激起巨响、尘土,坠落于失修的路边。
 
    尘埃颗粒迷住人群视线,塞满鼻腔后令受害者咳嗽不止。人类们不得不用手遮掩口鼻等待能见度提升,在所有人能看清尘埃中心的坠落物为何之前,类似肉片烤焦的气味散布于空气之中。
 
    “这味道是……”
 
    皮埃尔骑士僵住了身体,坚硬邋遢的胡子居然颤抖了起来。
 
    惨叫从挤过去的新兵喉中冲出,也从骑士的记忆中复苏。
 
    “不准看!所有人退后!退后!!”
 
    军官们驱赶着围上来试图一探究竟的新兵,强忍着涌上喉头的酸苦与内心的激荡起伏,竭尽所能的控制住队伍和军纪。
 
    人心的浮动靠一味压制难以取得效果,再加上一些足以产生不好想象、被所有人目击的画面……
 
    “魔法!尖耳朵使用了魔法!!”
 
    “胡说!怎么可能会有这种蠢事?!你丫的没睡醒吗?!”
 
    “你自己去看看那坨东西!”
 
    “怎么办……果然不应该当兵的……”
样子,菜鸟侍童足可以引以为豪。
 
    【这……是魔法能弄出来的吗?】
 
    丧失体力和行动能力的身体包裹下的心脏紧缩成漆黑团块,擂鼓般的收缩振动覆盖听觉,视界思维完全被坠落之物遮蔽。
 
    翻卷融化的金属片八成是铠甲的某个部分,超高温烘烤之后,足堪抵挡刀剑的胸甲像抽走水分与生命的枯叶般卷曲起来,强壮的肉身蒸发大半后留下碳化焦臭的余烬,皮肤、血管、肌肉、骨骼惨遭热流舔舐成为干缩的焦炭,在那之下,焦黄苍白的断骨格外扎眼刺人。脸颊一侧露出颌骨的惨状把恐怖升华至超出一些人心理承受能力的地步,胃袋中的食糜胃酸从人类的嘴里回流向大地。
 
    【镇静!洛克!你可是大男孩儿,未来将要成为骑士的人物,一点小场面是难不住真正的骑士的。】
 
    念叨着自我鼓励的语句,上下齿狠狠加紧嘴唇,刺痛的感觉激活麻痹的身体和思绪,短暂紊乱的呼吸调整回缓慢的节奏。
 
    做完这件事时,额头已经布满一层油汗。
 
    皮埃尔骑士赞赏的目光从洛克身上收回,侍童在不知不觉间错过一次体验被导师肯定的喜悦。
 
    那本来会赋予这个男孩一些宝贵人生经历。
 
    情况并不容许洛克的导师将精力过分投注于弟子的成长之上,掌握局势、做出正确的判断比教育小孩要更重要、迫切的多。
 
    刚才的光束必定是攻击术式无疑,表现出的威力纯粹是【离谱】才能够形容的。
 
    存在于世间的万物现象最终都会消失。好比没有不会枯竭的甘泉,没有不会熄灭的火苗,有【存在】的因必定会出现【结束】之果,魔法同样不会脱离这最基本的概念范畴。
 
    号称【万能之力】的魔法追根究底,也是需要施术者的精神力和玛那驱动力才能实现的【现象】。
 
    所以――魔法,尤其是释放现象的操作系攻击术式的威力、射程和施术者的能力及战况需求之间存有极微妙的矛盾与平衡。
 
    一位火属性魔法师释放一发【火球】时,他需要考虑的包括以相适应的精神力损耗为前提,应该打出多少发、多少大小的火球可以歼灭对手,万一出现精神力透支的情况下需要多少时间回复,应该去什么地方暂避等等一系列问题。
 
    【不论多强的魔法师也存在自身的极限,所以必须冷静合理的制定战术减少无谓的损耗。移动速度快的高空目标对魔法师来说,一般会尽量避免在他们身上浪费精力。】
 
    最为尊敬的女性过往的经验之谈划过耳鬓,靠着那位友人的提醒一路跨过死亡线从战场归来的皮埃尔骑士此刻见证了打破那铁律的景象。
 
    “闭上眼!又来了了了了了了了!!!!!!!!!”
 
    前方森林中席卷来的寒冷气息刺痛肌肤,比思维运转更快一步的经验反射让骑士喊出避险的警告。
 
    和感应到一直压迫同步,夺命的光柱再度从人类军队的头顶上空掠过。
 
    所有人瞠目畏惧的从指缝中凝视三道光柱遮蔽天空的奇景,无视任何物理防护的高温光矢毫无空隙的填满视界。
 
    理应在火焰下也可坚持片刻的精铁甲胄在迷之光束攻击前不存在任何防护效果,遭受直击的目标在闪光照射下瞬间便蒸发汽化,连渣滓也不剩下。从光轴射线上分裂出来的些许发光颗粒像四周扩散,哪怕被沾上一星半滴,板甲也会转瞬间熔化,狮鹫和骑士的肉身在可怖的嘶嘶声中燃烧成扭曲崩坏的破烂,灼热暴风随后吹袭毙命的骑士,将各种残缺的尸块抛洒至地面上的人类眼前。
 
    “是故意炫耀实力吗?”
 
    咬紧臼齿,干燥的唇间挤出难掩惊惧的低吟。
 
    狮鹫骑士们被神秘光线击杀的过程映像牢牢映入皮埃尔的瞳内,记录下兽人疯狂冲锋、敌军营地布防、伏击阵位、冲杀修罗之境的侦查骑士之眼再次捕捉到关键性的景象,于危险时刻下全力开启的思维分析者不合理的景象。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